武来岸(BROGA)村民亲如手足

武来岸(BROGA)村民亲如手足山明水秀的武来岸(BROGA)是一个地灵人杰的老地方,翻开武来岸的记事簿,闻名全马的石拿督就有超过140年历史,这地方,真老矣!独爱武来岸的朴实、简单,“日头”未出,村民已赶在天亮前到胶园割胶,到芭场耕种,用过午饭后,一天忙碌的生活才宣告结束;慵懒的午后最适合一班“老友记”到茶室呷上一杯香浓咖啡,聊个天南地北,看看时间不早了,拍拍屁股,走,回家吃饭。武来岸村民都不戴手錶,这句话,是其中一位老村民说的。我机警的环顾四週,身旁坐着的七八位老人家,咦,真的,没人带錶。“戴什幺錶?大家的生活作息都一样,时间一到,自然会聚在一起,当天话题合得来就多谈两个小时,谈不来没两句就回家,时间,只是一种记号,在我们身上完全发挥不出功效,我们不赶不急,天色自然会告诉我们回家的时间。”老村民说。村民与世无争的性格在他们所谈论的话题上看出端倪,话题永远围绕在树胶、果园、鱼溏、棕油,除此之外,没别的啦。谈论国家大事政经文教?也不是没有,但少之又少,关我什幺事。新村虽然一脚踏两州即森雪两州,村长也有两位,但两州一村300余户村民,心和心都连在一起,凡村内有红事或白事,大家都不分彼此帮得了就帮,出钱出力出时间,义不容辞。村内家家户户人口合计三四千人,从小玩到大,没有谁不认识谁。我打趣的说:“村人不能做坏事哦?否则肯定被拆穿。”想不到这句戏话,竟然被众人点头称是,天啊!也因为村民“熟透透”,这里的治安可说是一级棒,白天出门不必上锁,只需轻轻把门掩上就行了,电单车停泊在路旁,没必要也没有人会记得要将车匙给拔下来,晚上睡觉,电单车就放心的停在五脚基前亦不必担心被偷。新村的发展缓慢,邻近也没有什幺特别大的建设,无论如何,2年前开始招收学生的Nottinghan大学,以及美丽花园和梦乡花园的确在村内引起小小骚动,被视为重大发展。武来岸新村世外桃源式的生活,在现今社会仿如天方夜谭,但是,这个末世的世外桃源,的确存在。挂着蚊香 过了半生武来岸村村民生活简朴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54岁的冯月云就是其中一个典型的村妇。冯月云早上5点起床,洗过脸喝过茶,带了简便的餐点,就和丈夫去樛胶园割胶,9时许太阳升空,冯月云暂时歇息,享受比较像样的茶点。为了避免蚊虫叮咬,冯月云把点着的蚊香挂在腰间裤头上,任缕缕蚊烟飘散整座胶林,驱赶了蚊虫也捎来丝丝暖意,“做这一行几十年啰。”她说。她熟练的把一棵棵胶树割完,动作熟练的将“胶屎”拔出来,运载至村内收购“胶屎”的小店,天天如此,十年如一日,一幌眼便已过大半生。许多村妇也像冯月云一样,过着简单但充实的生活,个人微薄的力量像零星的火苗,但一样可以发光发热!什幺好赚 就种什幺40岁的阿李像村内大部份中年人一样,靠自己图一口饭吃。他是一名“胶屎”收购员,但为人有点害羞,不想名字见报。在平日,阿李专收购村民交来的“胶屎”,但当榴槤季节到来,阿李就摇身一变成为榴槤园园主,早上收“胶屎”,中午就进果园拾榴槤,身兼两职。对于武来岸的农业活动,阿李了如指掌,“上一辈种树胶,后来榴槤有价,大家都改种榴槤,的确,榴槤曾经一度火红,只可惜外州榴槤强攻市场,榴槤收利不大,如今大家又一窝蜂的种回树胶和油棕,哪一样好赚就种哪一样,头脑要转得快才能抢到钱。”令阿李遗憾的,是村内年龄和他相仿的中年人或年轻人,大都不会割胶,因此当他们接承上一代人遗留下来的树胶园时,也不懂得如何割,唯有批给外人,让外人瓜分这块蛋糕。“最怕是批给不会割胶的印尼人,乱割一场,最后把胶树割得满身伤痕,可惜啊可惜。”他摇摇头说。边练习边嬉戏森属武来岸新村华小成立于1954年,学生人数最高峰时达300人,近十年来因为村民迁移的关係,学生人数逐年下降,目前只有164位学生。校长简秀群指出,今年的毕业生有30位,但明年新生只有十多位,看来,人数又会减少。“武来岸是一个地灵人杰的好地方,地方清静,空气清新,绝对是一个求学的好地方。”她极力推荐。学生成绩属一般,国语和英语比较不理想,小六评估考试的及格率往往会被这两科拉低。配合即将到来的学生交融计划,目前学生正积极练习扯铃和陀螺,大家边练习边嬉戏,欢乐的笑声传遍整个校园。老婆婆自食其力“不要拍我!”余玉梅(61岁)初时对着镜头大叫,但一会儿,又和我们熟络起来,展示出百份百的村民健谈本色。如果你到过石拿督,肯定会对她留下印象。对了,她就是那位一见你下车,就向你兜售礼果的其中一位阿婆。闲谈中,方知她在这已经14年。“在这里卖卖东西日子才好过,整天呆在家,动作反应也会变慢,迟些还担心发霉呢……”她幽默的说。平日,生意还算“麻麻”,但逢假日或星期天,生意很好,虽然都是几元几角的交易,但已令老人家乐开怀。简陋的小档口是她的另一个家,早上9时开档,傍晚7时收工,档内都是农产品,木瓜、无花园、蕃薯、黄梨等等,当然也有饮料、零嘴和糖果,“用黄梨拜神可招旺来,苹果拜观音保平安,柑叶拜神后可拿来沖凉。”她如数家珍的向我介绍。善果园救济金 数千人受惠石拿督是闻名全马的庙宇之一,庙委会发起的善果园救济金活动,已让数千人受惠。据庙委会一名负责人提供的资料显示,善果园救济金这15年来总共发出260余万救济金,3000余人受惠,他们大多数是病黎和贫困者,来自森州、雪州和联邦直辖区。善果园哪来这幺多钱?记者纳闷的询问。“都是外人捐助的善款。一些是中了字,发了财,捐钱还愿,当然也有人单纯是发自内心要帮助不幸者,这善款都是一元、十元结合起来的力量。”石拿督是何许人呢?“石拿督的真身叫石满,是本地原住民。100多年前他在这里修练,修成正果后就托梦给村民,村民在这里找到他之后还为他盖庙。”很多人慕石拿督之名来膜拜,希望能求个好字发好财,无论如何,发不发财还得看个人财运。负责人语重心长的表示,“人,还是要靠自己。”村民眼中的武来岸廖荣华:适合我退休后的生活“我是外来移民,16年前才搬来这里。我小时候住在怡保万里望,那儿风景幽美,民风朴实。我是一名电子医药仪器工程师,家住吉隆坡,工作压力很大,经常要飞来飞去,我一直希望老来能在平静的乡村居住。”“16年前,我在这里买地,盖房子。武来岸给我的感觉非常棒,初来时一个人都不认识,但住了不久,就结交了很多朋友,大家平时喝茶谈天,生活消遥自在。”“吉隆坡人的生活离不开电视机、报纸、购物中心,但在这里,我天天与芭场为伴,与青山说哈啰,正适合我退休后的生活。”林玉书:村民守望相助村民林玉书武来岸是一个好地方,虽然年轻人为了工作都搬迁到外地去,但过年过节都会回来,新村届时就热闹多了。“村民生活朴实,我把电单车停在外边连车锁匙不拔也不怕,根本没有人会偷,当然,警方不鼓励我们这样做……哈哈。”村民很合作,无论是红事或白事,一呼百应,人人守望相助,这一份情很浓厚。黄彩庆:生活都很悠闲“村民黄彩庆村民都没有时间观念,大家都没戴手錶,因为我们根本就不需要,当然,我这样说是表示大家的生活都很悠闲,从来不会像城市人一样与时间赛跑。”他们早上在芭场忙完了,下午就到茶室喝茶,晚上则到餐馆唱卡拉OK,对了,卡拉OK不收钱,只要点菜就行了,这也算是新村一大特色。村内的发展不大,但每当午餐时间,Nottinghan大学的一些学生就会开车来这里用饭,算是给新村注入一丝丝生气。/副刊•报导:高宝丽•2007.09.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