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灯区变老店商场‧槟城新街深藏不露

红灯区变老店商场‧槟城新街深藏不露很多80年代出生的槟城小孩,童年都是在光大的冷气环境里度过,包括我们。为工作,这是生平第一次细走这条老街道。结果,越走就越起劲,越走就越惊喜,新街这条古朴热闹的文化街,在只差没冷气没顶盖而已,简直就是另一番风情的特色购物商场嘛,不花钱,不买採,就单单只是逛每间店“深藏不露”的特色橱窗,就过足了瘾,当然,能买到便宜货,正是逛新街最大的好处。人说,去到最複杂时,就会发现还是回到原点最好,古朴处处充满韵味的新街,正是这点最吸引人。 新街(Campbell Street)建于19世纪中,金店林立,所以又称“金店街”。其实,“新街”这名称的由来是由于新街早期是着名的红灯区,经常聚集刚落脚的妓女,而“新街”与福建话“新妓”同音,因此得以此名,很多早已“绝迹”的老行业,都会集中在此。过去的新街是华人的商业历史,也曾是市区中最旺的商业活动地点,每日商贾往来,车水马龙,热闹非常,不到深夜绝不打烊,逛新街,当年是很多人最“盛行”的事。但随着过后在光大购物中心的崛起,新街逐渐走向没落,两者差距那幺大,不逛光大,大热天下顶着大太阳来逛新街,人人都会笑你“活受罪”。更何况如今,购物广场一间比一间开得更“壮观”,选择更多了,光大也逐渐被排除在名单外,更何况是甚幺包装也没有的新街?逛新街?那是更不可能的事。老行业的集中站虽然如此,但时代的进步,却同时也是新街的另一种转机,因为它是最多老行业的集中站,也就是现成的历史回顾的一个地方。一旦有买不到的物品或有想修修补补的老物品时,新街此时就会浮现在所有人的脑海中:“到新街去,或许找得到”,比如当你想修修钟錶,想买地席、地毯,或者想到绸庄店选一流布料製衣时,新街都是数一无二的首选。新街的特色也在于这以粤籍商铺为主的新兴逛街区,除了新上市的布料与各种洋货,在过去,那些要办喜事的人家,通常会择个吉日良辰,然后邀约了几个亲友,结伙来到这着名的金饰大街选购金钻饰品,这里驰名的金饰商铺沿街林立,于是,广府方言群也按照谐音,把Campbell Street给唤作“金利大街”了。尤其近一两年,新街却忽然间再度“红”起来,日日见报,那是因为政府耗巨资打造行人广场,到夜市场和为食街计划,但这样的惊喜和重振新街的努力都只能引起短暂的效应,没多久还是黯然落幕,让人遗憾非常,新街啊新街,想恢复昔日的光辉,仿佛越来越是一件不可能任务。批发商店佔多数然而新街已失去多年前的橱窗购物的面貌,而目前已批发商店佔大多数,导致人潮减少。“爸爸在60年前买下新街这家店铺后,我在这条街生长了50多年,新街对很多人来说可能是沉闷而不起眼的,但是,它对我而言却是充满特色和怀念的小城,虽然它的光采一直都不复当年,但我店从当年的洋货批发到现今的旅行社,生意都总算是平平稳稳,蒸蒸日上的,多年来,我对它一直怀着深深的情感。”新街店商公会主席梁维清如是表示。他说,新街其实是非常有文化和韵味的特色街道,除了老行业,更是传统中药行、金铺、绸庄及衣鞋批发的集中站,很多人并不知,近年来,也有很多“新来客”是针对年轻人而设的创意时尚店。重新包装再出击“1999年后,州政府重新打造新街成为旅游主题街道,又翻修路面和增设基本设施,再有很多店也渐渐在改变营业方向,重新包装和重新出击。事实上新街现的情况也逐渐在好转中。”然而,他也并不否认,新街的生意是一年比一年差了,一到傍晚7点,整条街道就是冷冷清清的,这就是近年来新街的悲哀。他也坦言,虽然每天他都因为工作而置身在新街,虽然他对新街情有独锺,但一直以来,却也不会在这里消费,因为太太和孩子们一定会作出抗议。想当年,在没有光大的日子,人人逛的都还不是新街,吹的还不是清凉自然风,也不都一样知足而快乐,真是时代不留人哪。因迪斯哥迁入风光数年新街也不是一路沉闷到底的,数年前,一家迪斯哥的迁入,一度也为它注入了一股兴奋剂。数年前,迪斯哥“Rock World”就曾大胆地选择在这片最传统的街道经营,一度也成功地成为年轻人最锺爱的“蒲”点,新街似乎也因此活了起来,沉闷多年的老街道忽然之间一入了夜,就会出现了一批又一批打扮前卫的夜猫子寻欢买醉,最传统的街半天之后就变成最时尚的地带,新街曾经也有着非常丰富繁华新页。然而,这样的风光也只维持了短短几年,“Rock World”最终也逃不了倒闭的命运,而新街又只好恢复了原有的面貌。首长为多春大汗叠小汗谈到新街,总不能不提起它,最让人熟悉的,正是新街内气氛和美味集一体的“多春茶室”,很多人也是为多春而来。多春茶室,是老槟城人kopitiam的回忆。一到喝下午茶时间,很多人都会不约而同相约在这里,从槟榔律一转进新街,经过造作无比的大铁门后,15步之内左边有条小巷,用帆布和锌板遮阳挡雨的,多春茶座就在那边。60年的历史,用炭烤面包,咖啡的香味又是公认的全槟第一,几张的桌子总很快就坐满了人,就连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也曾大汗叠小汗地在此地用餐,成了各大报章的小趣闻。为食街计划失败亏3.7万行人广场、夜市场、为食街计划只进行了短短的数个月就宣告失败,不但挽救不了新街,政府还在短短的一个月半亏了3万7000令吉,只能说是吃力不讨好。计划会失败,很多人都认为,槟岛已有很多小贩中心,新街附近的汕头街也已有很多闻名的美食,若再将新街打造成为食街,没具有不同的特色,自然很难吸引人潮。也有新街经营商店的商家和文化工作者建议,因为新街过去本来就是一条文化商业街,只有从文化角度发展,展示以前华人在槟岛的商业活动,记载历史,才可能重振新街昔日光辉。他们都认为,乘着新街的原貌未被破坏前,应该让历史活起来,让人只要走进新街就可以走进华人商业历史的街道,将历史背景在街道上展示,至少可以保留民间商业的历史,把华人的商业活动让后代知道,而且也可将新街保留原貌。/副刊‧报导:林春莲‧2008.12.06